阿雎。

“既温柔,又火热。”
剑网三 王者荣耀 阴阳师 原耽
找我玩啊!

沙滩海浪仙人掌?

[wz/汗萝]记铁木真一个成功的表白

成吉思汗x马可波罗。

温暖,自在,独而不孤。
大学校园paro

挺不可思议的。

成吉思汗想。他和他爱的人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松软的雪被踩得咯吱作响,暮冬的冷风络绎不绝地打他脸刮子,可谁也不能阻挡火焰风暴在他心头席卷,似乎要融化这整个冬天。

洪水猛兽。

北夷民族未来的首领此刻像个孩子一样,颈上系着他意大利室友长围巾的另一端,他朝思暮想的人握着他的手,两个与当前场景格格不入的人近乎奢侈的交换着体温。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谁都能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情愫在缄默中弥漫着。

街道旁齐整的路灯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路的尽头,暖黄的灯光照亮了积雪,马可波罗张扬的金发在光下煜煜生辉。

马可波罗呵出一...

查看更多

一目连x青坊主。安利梗

安利向。?
先存着这周会写

“未识苦处,不信神佛。”

青坊主游历的时候看到过门庭若市的风神庙,天穷地恶,百姓痛苦,渴求神明给予解放,修佛的青坊主可以看到信仰之力源源不断的汇聚在凡人看不到的神明身上。

因为只是路过所以没有停留多久,因为边走边化缘所以在临走的时候碰巧和风神打了个招呼,神性和佛性相触无比柔和。

多年之后青坊主游历回来再度来到风神庙,土地富饶人民和乐,只是风神庙变得破败腐朽,青坊主在庙里看到已经堕落成妖的风神,失去一只眼的神绝望而无奈,发黑的眼白和狰狞的犄角无时不刻在嚣张地展示作为妖怪的象征。

一目连身后盘着的风龙俯头靠在风神的肩膀上,堕妖的神明放下了骄傲,他低下头,声音在...

查看更多

[王者荣耀/黄昏组]人间界。(老夫子/姜子牙。无差)


1.
在上古两智者头发还没没被漂白剂染白的时 候,人间界还不是现在的人间界。

那时候还没有机关术和魔道,没有横空出世的血族,上古时期像晚冬的最后一场雪,短暂而辉煌。

2.
姜子牙和孔夫子老早就认识了,早到连似乎无所不知的姜子牙都忘了到底是什么时候。

他们两那时候还顶着一头黑油漆似的头发,下颚光洁干净。

“姜子牙你怎么成天穿的跟那个西方的梅林似 的!”

“呸你管我。你穿的才像五十岁的老农民”

“屁眼子你再说一遍??”

“老耳背。”

“你才老,我年轻的很。”

3.
先长胡子的其实是姜子牙,他有天睡午觉起来挠挠下巴发现毛毛躁躁的,他差点蹦到房顶上。

姜子牙为此乐了不知道多久,他成天在孔丘面前炫耀他那...

查看更多

[王者荣耀/白鹊]人生有涯(青莲剑仙x善恶怪医)


1.

李白是被渴醒的。

他感觉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掺着沙子,空气进来又出去,顺走了口腔里本来就不怎么充裕的水气。李白嘴唇干裂,他甚至感觉那一道道裂缝中有了血丝。他觉得他的唾液都停止分泌了,咂嘴的时候还能听见舌头和上颚摩擦的声音。

总之,李白现在糟透了。他的白衣沾了风尘和血液变得脏兮兮的,缠在伤口上的布条是临时撕的,边缘毛躁,宽度却意外的差不多。李白靠在一处背风的石穴里,他的剑被小心地塞在他身下,酒壶靠在一边。
李白伸出手想去够他的酒葫芦,同时他的伤口像是苏醒了,他感到一阵钝痛。李白咬着牙摸到他的酒葫芦——不是空的。里头有沉淀物在随着李白的动作晃动,不多,但聊胜于无。

李白闻到了里头的气味,...

查看更多

[nysm/Danylan]The Cupid.

Daniel×Dylan有差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nysm

一个甜掉牙的小甜饼。

比个哈特食用愉快!


The Cupid.


希望之树和毒蛇盘踞的禁果之树。

TheLover.

1.

Daniel喜欢Dylan,比他曾经对Henley还要喜欢。


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也许是在他第一次知道Dylan第二重身份的时候,亮着霓虹灯的旋转木马让Daniel无法移开眼睛;也许是在他把Dylan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对方湿漉漉的头发顺从地贴着脑袋,再一次听见他声音的时候Daniel快被那种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失复而得的庆幸感冲昏了...

查看更多

一只小福蝶

©阿雎。
Powered by LOFTER